箭扣长城修缮的“最小干预”实践

2019-04-19来源:中国文化报

已经完工的箭扣长城一期修缮工程敌楼修缮前后对比图

位于北京市怀柔区西北八道河乡境内的箭扣长城,蜿蜒呈W状,因形如满弓扣箭而得名,有“万里长城最险段”之称。目前,箭扣长城一期修缮工程已经完工,正在进行二期修缮。4月16日,国家文物局、北京市文物局和怀柔区政府在这里共同举办媒体日宣传活动,向媒体及公众展示箭扣长城的保护修缮情况,介绍长城保护修缮理念。

最险长城“旧病缠身”

箭扣梁、将军守关、天梯、鹰飞倒仰……从这些沿线地名中,就可想见箭扣长城的惊、险、奇、绝,这里是各种长城画册中上镜率最高的一段,也是旅游探险的热门地点。历经几百年的岁月沧桑,风化侵蚀、自然灾害、战争和人为破坏等,使得地形险峻的箭扣长城呈现出边墙缺损、墙体坍塌、树草丛生的状况。专家勘察后认为,由于长年雨水冲刷、风吹日晒等自然因素,加上长城本体排水不畅以及游客无序攀爬、踩踏等因素,长城坍塌险情不断加剧。在修缮工程总顾问程永茂看来,箭扣长城“旧病缠身”。

在一期修缮工程中,最负盛名的“天梯”和“鹰飞倒仰”两段共1003米已完工。“今年1月,箭扣长城二期东段和南段修缮方案获国家文物局批复同意。未来3年,将完成2772米长城和17座敌台敌楼的修缮。”北京市文物局局长舒小峰表示,北京市已经制定未来5年长城抢险工作计划,今年在全市范围内开展10项“救命式”长城抢险项目,涉及箭扣、居庸关等多段长城,主要是防止坍塌。此后,每年将启动10项以上的抢险加固工程。

坚持“最小干预”原则

长城修缮要坚持“最小干预”,要在安全的前提下,维持住长城的保存现状。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解释:“对于绝大多数长城点段,都应按照要求进行现状保护,延缓消失速度,做好标识展示,尽可能避免工程干预。对于价值突出、具备开放条件的长城点段,则按照不改变原状、最低程度干预原则进行修缮,保护历史过程中形成的价值及体现这种价值的状态,避免不当干预,杜绝重建、新建长城现象。”

程永茂介绍,修长城的新料是按照古法定制的长城砖,但是现在只要破损程度不危及长城自身,就不添补新料。在箭扣长城的一期修缮工程中,要求修缮时做到“不过分干预”,新砖添加率仅在40%左右,二期工程要求将更为严格。修缮完的长城地面也没有全部铺上平整的砖块,而是保留了原状,仍有一些砖已经裂开,还有一些砖块缺失、露出土地。

活动现场,舒小峰指着151号敌楼说:“这里的墙面由于被雨水浇灌浸泡,鼓了出来。按照原来的修缮方法,要拆除重垒。现在则是做好外部支撑和顶层的防护。”

新理念、新技术的尝试

虽然长城砖用的是古法烧制,修缮工程中却不乏高新科技,尤其是将无人机、传感器等技术应用于长城保护和监测。去年5月,箭扣长城修缮工程设计师赵鹏第一次在踏勘时用上了无人机。险峻断崖之上,难以近距离查看的城墙裂缝在高清图像中一一呈现。

此外,修缮前还启动了考古工作。程永茂介绍,仅151号敌楼附近就清理出20多枚石雷。每5米一个标记,详细记录坍塌砖石、出土文物的细节。

“利用科技手段,在方案设计阶段将考古环节纳入其中,在历次长城修缮工程中,这些理念和技术上做出的尝试都具有开创性。”舒小峰介绍。

宋新潮表示,箭扣长城由于“病害”种类比较集中,涉及点段、敌楼、砖石等多方面,因此被当成砖长城的典型实例来修缮。希望箭扣长城修缮中积累的经验,能够为全国砖长城的修缮提供借鉴。

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指出,箭扣长城保护维修工作是北京长城文化带建设的一个缩影,展现了长城保护的理念演变、模式创新、技术提升。下一步,国家文物局将筹划启动长城国家文化公园试点规划编制工作,进一步明确试点目标和工作安排;组织专业机构制定明代长城保护维修指导文件,切实加强技术指导。

本报记者  翟  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