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区民间艺术团的守与望

2018-03-30来源:中国文化报

 

春风化雨 “青川加油”

——一个灾区民间艺术团的守与望

四川省青川川北薅草锣鼓艺术团参加百场文化下乡活动

在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称的四川省广元市青川县,一泓碧溪穿城而过,潺潺静流。青山秀水之间,城市旧日的伤痕似乎早已被抚平。回溯过往,宁静小城却又平添了一份厚重。

日前,在“感恩·奋进·兴川”——“5·12”汶川特大地震灾后恢复重建十周年成就采风活动中,青川川北薅草锣鼓艺术团进入记者视野。这个近乎与“5·12”特大地震相伴而生的基层群众文艺团队,在过去十年,用成百上千次基层演出,诠释着前行过程中的文化担当与坚守。

文化治愈伤痕

在以青川为代表的四川北部山区,一种名为薅草锣鼓的传统民乐广泛流传。每逢农家集体锄草时,一人作歌郎,一人当鼓手,有节奏地边敲边打边歌唱,为劳动者鼓舞士气、消除疲劳。2006年,川北薅草锣鼓正式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8年4月8日,青川川北薅草锣鼓艺术团成立,旨在传承民间文化、开展各类基层文艺演出。

就在艺术团成立后的一个月,四川省汶川县发生里氏8级特大地震。作为极重灾区之一,处在龙门山断裂带的青川县共有135万间房屋倒塌,数万人遇难。大地颤抖的瞬间,正在舞台上排练的艺术团成员全部死里逃生,但团员们当时还不知道,艺术团的道路正在此刻发生着改变。

“只看到房梁在掉,汽车在弹,人们在街上爬起来又倒下去,很多人从此长眠,其中也包括一位团友的父亲。”回忆起那场浩劫,艺术团现任团长王翔显得很平静,仿佛十年前的苦痛已完全沉淀,并融入血液中。

王翔是广元市旺苍县人,也是艺术团的“元老”。救援开始,余震不休,在灾民选择逃难的时候,只有21岁的王翔做了一个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决定:留在青川。“老百姓必须要从地震的阴霾中走出来,我们群文工作者能做的就是在精神上给人们慰藉和鼓舞。”凭着一种使命感,不谋而合的团员们在震后3天就重新恢复排练。6月8日,艺术团就将震后的第一场基层演出送到了青川县马鹿乡。

“那场演出没有演出服、舞台和红毯,只是将土地搞得平整些,老百姓缠着绷带、抱着孩子,围坐在不远的田埂上。”艺术团前团长、青川县文化馆馆长廖伟回忆。廖伟当时即兴表演的一曲《从头再来》引得观众泪目,看到此番景象,路旁汽车司机全部停车鸣笛,大喊“青川加油”。那段吃住在田坎、和观众打成一片的日子,也成了艺术团成员今生难忘的记忆。

被群众需要成为一种习惯

震后不久,灾区重建工作开始,文化事业随之缓步步入正轨。像更多投身基层的灾区文化工作者一样,团员们在灾区重建中负重前行。

据团员们回忆,重建初期,由于乡镇公共文化基础设施薄弱,艺术团成员下乡演出要自己搭台。装载各种设备的木箱轻则几十斤,重则数百斤,加上很多地方路况极差,团员只能将设备抬至演出场地,经常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

随着重建工作的推进,灾难逐渐转变为机遇。据青川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副局长曹晓平介绍,仅就青川而言,全县投资8000万元建成集图书馆、文化馆、美术馆、影剧院为一体的青川县文化中心,乡镇综合文化站、村(社区)文化活动室、文化休闲广场等文化阵地逐步建成,感恩阁、感恩文化墙和廊桥等特色文化设施竣工,借助灾后重建之力,一大批公共文化设施拔地而起,成为灾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为推进基层群众文化活动深入开展创造了良好条件。

除了硬件条件的改善,更让艺术团欣喜的是,群众对文化的需求不断增强。王翔回忆,灾区群众开始将主要精力投入到经济建设中,艺术团一度陷入低谷,在一些偏远乡镇和贫困村的演出中,演员经常比观众还要多。如今,伴随群众物质条件的改善和文化需求的增长,团员看到更多的是提前到乡村文化礼堂等地等待演出的群众,以及观众对艺术团塑造的“廖老八”“豌豆尖”等形象的喜爱。王翔说:“被群众需要已成为一种习惯。”

一种情结,一生信仰

灾后十年,坚守十年。谈及坚持留在艺术团的原因,许多团员感慨,地震给人们留下了不能抹去的记忆,艺术团在余震中用演出抚慰百姓,在重建后又代表青川去援建省份感恩演出,经历了林林总总,如今的艺术团对他们而言更像是一种无法割舍的文化信仰。

灾难中坚守、重建中前行,事实上,青川川北薅草锣鼓艺术团的十年历程也是文化在群众中春风化雨、负重前行的十年。目前,依托百场送文化下乡活动、百场广场文化活动,川北薅草锣鼓艺术团每年送戏下乡216场,将薅草锣鼓广泛传播至田间地头和文化广场。

“文化让灾区重生,也让现在的生活增添了一缕春风。”廖伟介绍,近年来,主动来文化馆寻求培训和演出的群众明显增多,为此,青川县文化馆进一步集结川北薅草锣鼓艺术团等民间艺术团之力,以基层演出为抓手,提升当地群众的文化获得感。

本报实习记者 赵若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