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化力量,助力脱贫攻坚战

2016-02-05来源:中国文化传媒网

前不久,文化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民委、财政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体育总局、国务院扶贫办联合印发了《“十三五”时期贫困地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规划纲要》(以下简称《规划纲要》),对贫困地区公共文化建设进行系统部署。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公共文化建设在推动农村、乡镇以及贫困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果:公共文化投入逐步增加,公共文化设施网络基本建立,重大文化惠民工程深入实施,基层公共文化人才队伍不断壮大,公共文化服务效能逐步提高……

合力攻坚,消除文化贫困“死角”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促进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十八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引导文化资源向城乡基层倾斜”;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创新机制扎实推进农村扶贫开发工作的意见》等一系列重要文件都对加强贫困地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作出了具体部署。

在这些顶层设计的指导下,多年来,各地基层在工作实践中不断总结经验,在推进公共文化建设中突出党委、政府的主导作用,由宣传文化部门牵头,相关部门积极配合,鼓励和调动社会力量广泛参与,形成了合力。

作为甘肃省58个集中连片贫困县之一,泾川县多年来坚持政府主导与群众参与相结合、文化下乡进村与社团自编自演相结合,通过开展“文化铸魂行动”“文化惠民行动”“乡村记忆行动”“群娱群乐行动”等活动普惠群众。同时,多年坚持“资源下沉”,县级图书馆、文化馆纷纷在村级综合文化中心建立起基层服务点。“如今已基本实现了‘大戏年年看、广播村村响、电视户户通、书屋常年开、上网看天下’的目标。”甘肃省平凉市泾川县县长王廷佐说。

地处西安、兰州、银川三省会、首府城市三角中心地带的固原市,是革命老区,亦是少数民族地区。近年来,固原市以首批25个移民新村为重点,采取文化帮扶措施,加大文化阵地建设。目前,全市累计建成县内移民新村106个,在移民新村配套建设文化大院11个,培育文艺演出团队37个,设置固定电影放映点8个。同时,固原市充分发挥地域文化优势,增加移民收入。例如,当地西吉县马兰回乡刺绣有限公司充分利用电子商务平台,将回族服饰系列产品成功打入中东市场,年销售额突破400万元。

位于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腹地的通辽市,一直以来都是边疆少数民族欠发达地区。近年来,通辽市将公共文化建设与推进“十个全覆盖”工程结合起来,实施文化惠民、文化育民、文化利民、文化富民四大工程,走出一条党委、政府主导,公共财政支撑,全民积极参与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之路。同时,通辽市充分发挥大学生村官和文化宣传员的作用,加强对基层公共文化设施的管理。目前,全市共有大学生村官225名,分别在所在嘎查村兼任文化管理员。以库伦旗为试点,为每个嘎查村聘请了一名文化宣传员,专门负责本村综合文化服务中心、文化大院的日常管理。

整合资源,实现综合利用共享

在基层实践中,不少乡镇把加强基层公共文化资源整合作为重点,实现了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设施、项目、人才和资金的综合利用和共建共享。

安徽省金寨县地处大别山腹地,是革命老区,也是高寒山区、重点库区、贫困地区。为补齐农村公共文化服务的短板,金寨县2013年率先开展公共文化服务试点,探索出“一场两堂三室四墙”(广场,礼堂、讲堂,文化活动室、图书阅览室、文化资源共享室,村情村史展览墙、乡风民俗展览墙、崇德尚贤展览墙、美好家园展览墙)和“五有三型”(有场所、有展示、有活动、有队伍、有机制,学教型、礼仪型、娱乐型)融党员教育、科普宣传、文体娱乐于一体的农民文化乐园建设标准,因地制宜地把乐园建在农民的家门口,就近服务周边群众,让农民方便地乐享其中。

与之类似,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也把农民的文化权益放在心坎上。楚雄州在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建设中,结合本地实际,把共享工程建设与服务“三农”紧密结合起来,实施了“农民文化素质教育网络培训学校”示范项目,有力地推动了全州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多年来,农民文化素质教育网络培训学校已建成一所开放式、社会化、“无围墙”的农民自己的学校,并对不同学员因材施教:对具有一定计算机操作基础的农民开展专项培训,以上机自学为主、集中授课为辅;对文化素质不高的农民开展基地实训和流动培训,为他们提供科技文化信息。利用这一平台,为农民群众提供数字化信息、教育培训、影视娱乐等服务,使更多的农民群众能够共享公共文化数字资源和服务。

“通过此项工程,使文化建设在‘三农’工作中体现了价值,也使‘三农’在文化建设中找到了办法。”云南省楚雄州政府副秘书长金德能说。

多措并举,建立切实有效工作机制

多地乡镇在实践中,因地制宜、多措并举,注重结合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自然条件和文化基础,形成了符合实际、切实有效的工作机制与模式。

金寨县按照“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思路,建立了“县有文化中心、乡有文化站、村有文化室、点有农民文化乐园”的四级文化服务组织,实行县乡定编、村级定员的办法,配齐各级文化专员。财政投入方面,该县每年安排文化强县专项资金800万元,并从城建、美好乡村、旅游开发等建设上配套投入文化建设,合力保障公共文化服务;同时建立起全县公共文化服务管理和考评制度,将各级公共文化服务活动与宣传文化工作考评、文管人员绩效与专项经费使用挂钩。

在通辽市,目前已建立了确保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设施日常运行的财政投入保障制度,完善了相关部门沟通协商制度。建立健全了以“利用率、参与率、满意率”为主要指标的绩效评估指标体系,把考核结果纳入各级党委、政府的政绩考核,形成层层监督、环环相扣的责任落实机制,切实加强了对基层公共文化服务的考核、激励和监督。

在泾川,三支主力军活跃在县乡公共文化建设中。泾川县多年来把队伍建设作为公共文化建设的关键,目前已形成乡村文化管理队伍、乡土文化人才队伍、文化志愿者队伍三支公共文化建设大军。同时,泾川县还把机制创新作为公共文化建设的重要保障,通过组织领导机制、部门联动机制、示范带动机制、考核激励机制等有力地推动了工作落实。其中,部门联动机制充分发挥宣传、文广部门牵头抓总作用,联合相关部门,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定期研究解决问题,共同推进任务落实,形成了“党政齐抓、县乡联动、部门支持、群众参与”的工作格局。

(记者 薛 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