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社会力量更多参与文物保护

2014-07-31来源:中国文化报

刘爱河

我国文物保护工作一直倡导和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国务院关于在农业生产建设中保护文物的通知》(1956年)、《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文物工作的通知》(1987年)、《国务院关于加强和改善文物工作的通知》(1997年)、《国务院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2005年)都强调社会参与的重要性,并从不同角度对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提出明确要求。事实上,我国的文物保护工作一直有着社会力量的参与,比如不少不可移动文物由非文物系统机构、个人使用和管理;社会组织、基层群众组织和志愿者在文物保护的不同领域发挥重要作用。

社会力量并没有严格的定义,一般来说,社会力量是指企事业组织、社会组织和公民个人。但文物保护有其特殊性,比如许多文物是由各级党政机关、高等院校、军队等非文物系统机构使用和管理,因此所有这些机构都是文物保护社会力量的组成部分;宣传部门、媒体等担负着文物保护宣传教育的义务,也是社会力量的组成部分。因此,文物保护的社会力量比一般意义上的社会力量范围更广。

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的主要方式包括:主要工作职责不是文物保护的机构和公民个人依法保护管理不可移动文物;宣传部门、教育部门、媒体等在文物保护领域发挥作用;公众(尤其是利益相关者)参与文物保护相关法律法规制定、规划编制以及其他重大事项的决策;社会组织、基层群众组织、志愿者(团队)或公民个人通过学术研究、巡查巡护、拍摄记录、调查研究等方式参与文物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捐赠文物或为文物保护捐款。通过社会力量的参与,至少可以起到如下效果:弥补文物部门人力和财力的不足;维护个人权益或公共利益;促使文物行政部门更科学地决策;在全社会营造有利于文物保护的良好氛围。

目前,在已有法律法规的框架下,很多地区已经开展了一些有益的尝试,并根据本地区实际出台了相应的政策和制度,比如在鼓励社会资金投入方面,安徽省黄山市出台了《皖南古民居认领保护办法》、山西曲沃县出台了《曲沃县古建筑认领保护暂行办法》、广东省开平市出台了《开平碉楼认养工作意见》;在调动基层群众组织参与文物保护方面,湖北荆州市形成了较为完善的护墓员管理制度,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早在1976年就首创业余文保员制度,河北省近30个县区建立了义务保护员制度,山东省日照市市级以上无专门机构管理的文保单位聘用文物保护员,甘肃省文物局出台《甘肃省文物保护员管理办法(试行)》,沈阳市文物局将民间文保爱好者聘为文保义务监督员;在扶持民办博物馆发展方面,西安市多管齐下扶持民办博物馆,上海市向民办博物馆购买服务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