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歌唱出国际范儿

2019-04-28来源:中国文化报

“满天的星星,一颗颗明,人里头挑人就数妹妹你……”一首首地道的山西民歌在欧洲的艺术殿堂次第唱响。中国民歌+巴洛克乐器+欧洲观众三者融合,可以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大唐公主”唱响巴黎

日前,在法国巴黎国立纪玫亚洲艺术博物馆里和德国杜塞尔多夫的音乐厅,来自山西华夏之根艺术团的民歌独唱演员张红丽与欧洲音乐家联袂献上的《天朝·巴洛克音乐会》,为浪漫的法国人、严谨的德国人送上了一场场中西合璧的音乐盛宴。

演出过程中,中外音乐穿插进行,欧洲音乐家的巴洛克作品和中国戏曲、民歌交融在一起。《桃花红》《大红公鸡毛腿腿》《思乡曲》《圪梁梁》《一对对鸳鸯水上漂》《西口情》等山西民歌,意大利的《小调奏鸣曲》《福利亚》等西方乐曲,都和古典巴洛克乐器完美契合,“和谐”“熨帖”“舒服”“养耳”,两国观众纷纷给予好评。

在这场音乐会之前,张红丽清楚他们中不少人喜欢山西民歌,但还是被现场观众的观赏热情和聆听的兴奋惊到了。两千人的音乐厅十分安静,没有人随意走动,没有人肆意喧哗,只有每首歌曲唱完之后大家真诚的掌声。“最重要的是,我在演唱《思乡曲》的时候,前排的几位观众居然跟着我一起落泪。关键他们是欧洲人,我们并没有打字幕。这太让我意外了。”张红丽感叹:音乐真的无国界,伟大的音乐能使人和人的灵魂跨越时空贴合在一起,不仅是文化融合,更是灵魂的融合。

张红丽对于在欧洲演出并不陌生。2013年,她曾担任法国阿福花剧团与孔子学院合作的中法即兴戏剧《镜子》的主演,并在巴黎、里昂和克朗蒙费朗等地演出,还参加了中法艺术节。“欧洲人对于民歌的喜爱我从那时起就已经能够感受得到了,我在《镜子》里主演大唐公主,法国人非常热情地称呼我为公主。”张红丽说。

中西融合追求创新

对于欧洲人来说,听巴洛克音乐是寻常事。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这种古老的音乐风格就开始进入复兴的加速期,至八九十年代变得愈发红火,进入21世纪,它与现当代艺术结合,成为时代音乐景观中的一个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巴洛克音乐最鼎盛的时期相当于中国的明朝,山西民歌的兴盛也正好在明朝。“这一点也是两种艺术文化在历史时间点上的交相辉映。另外,法国人非常浪漫,注重爱情,而山西民歌以爱情为主题的也比较多,因此观众也容易产生共鸣。”张红丽说。

中欧音乐家在同一个舞台上,把巴洛克作品和山西民歌交融在一起,可以说既是创新,又渊源有自。“这是一场中西方音乐的相遇,创作灵感源于中西方文化交流盛行的18世纪的两位欧洲音乐家:意大利传教士Pedrini和法国里昂传教士Amiot,他们曾教给中国音乐家用欧洲的音乐理论融入中国元素来演奏西方乐器。”张红丽介绍。这番欧洲巡演,无疑是接续历史的因缘。

作为独唱演员,张红丽的歌声在民歌圈已经圈粉无数。在大型说唱剧《解放》中,她是小脚姥姥的扮演者,在2017年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为有牺牲多壮志》中,她演唱的《小老杨》一夜蹿红。她还获得过中央电视台《回声嘹亮》冠军、山西卫视《走进大戏台》年终总擂主。在去年山西卫视举办的《歌从黄河来》的比赛现场,著名音乐家田青激动地评论说:“张红丽身上表现出来的东西,是我们中国几百年戏剧的深厚积淀。”

多年从事民歌演唱的她在事业有成之时,经常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民歌还有怎样的发展和创新的可能性?“这个问题也被我的团长、民族音乐家王京荣先生经常提及。”在张丽红看来,民歌是生长在土里的东西,如何让它保留土味,同时又吸纳新时代的雨露,长得更高一些,让它的艺术形态更高级一些,这已经是当务之急。“民歌应该有更多的可能性,《天朝·巴洛克音乐会》是一种尝试,目前来看得到了国内外观众的喜欢。民歌在大家的印象里头,是应该顶着手帕、扯着嗓子唱。其实我们可以有更多样的展现方式,一边保持传统,一边突破创新。”张红丽说。

张红丽认为,真正意义上的国粹、真正的艺术,比如山西民歌,完全能够融入西方社会之中,登上主流音乐殿堂。这样的文化输出,已经不仅仅是交流,而是成为一种全新的中西合作的艺术样式和形态。欧洲演出后,张红丽更加期待山西民歌的大发展,也希望有更多歌唱家来投入演唱,以增加传播力。她也希望有更多更好的曲作者、词作者,将古老的民歌重新整理、改编、配器,这样,山西民歌乃至中国民歌的春天会真正到来。

用时尚为祖国代言

欧洲的演出现场,身着山西设计师的品牌服装,张红丽在展示过家乡忻州的书法家、剪纸艺术家馈赠的作品后,一袭红妆,清丽典雅地站在异国的舞台上,唱着一曲又一曲经典的散发着黄土气息的歌,她向现场观众传递的不仅是中国民歌、山西民歌、忻州民歌的独特魅力,而且是整个中华文化的时代气息。“展示民族特色的服饰,将富有家乡民族文化特色的作品拿去展示,都源于我的中国文化自信。”

在欧洲的两场演出结束后,热情的观众久久不愿离去,她数次返场、谢幕。浪漫的法国人对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频频竖起了大拇指。

在欧洲期间,无论演出还是游览张红丽都身穿东方时尚的品牌服装。“当年我第一次到欧洲时,当地人都问我是不是日本人,而现在,我们走到哪里,都会有人问是不是中国人。我们中国人应该越来越自信,我要为中国代言,不仅仅用歌声,也用言行和礼仪。”张红丽说。

谈到未来,张红丽眼睛里闪着亮光,她略含羞涩但坚毅地说:“在民歌艺术的道路上我不能停,必须继续奔跑。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本报实习记者 郑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