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艺术中体悟丝绸之路

2019-04-26来源:中国文化报

——丝绸之路主题艺术创作综述

 

舞剧《丝路花雨》剧照

新编历史京剧《丝路长城》剧照

大漠孤烟,驼铃声声,壁画斑驳,丝绸绵延,丝绸之路作为连接中国与世界的贸易与文化之路,无论在历史上还是在当下,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也时时引起人们的千古情思,成为艺术创作的重要主题之一。歌剧、舞剧、戏曲、歌曲、影视剧、书画等艺术门类中,都不乏丝绸之路题材的艺术作品,其中许多作品取得了不俗的艺术成就。

由甘肃省歌舞剧院出品的民族舞剧《丝路花雨》是丝绸之路主题艺术创作中极具知名度的作品。该剧自1979年首演以来,久演不衰,足迹遍布数十个国家和地区,从2017年开始,经过进一步改编的《丝路花雨》在甘肃敦煌大剧院实现常态化演出。《丝路花雨》是以举世闻名的丝绸之路和敦煌壁画为素材创作的,博采各地民间歌舞之长,塑造了画工神笔张和歌伎英娘的艺术形象,描绘了丝绸之路上的人文风景。

丝绸之路题材让舞蹈艺术家着迷,以此为主题的舞剧数量颇丰。由中央芭蕾舞团创作的芭蕾舞剧《敦煌》将目光对准丝绸之路上的重镇敦煌,独辟蹊径地从守护、研究敦煌的传承者的视角出发,展现敦煌的魅力以及那份大爱、坚守。由中国歌剧舞剧院创作、演出的民族舞剧《昭君出塞》展现了昭君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她远嫁异乡,播下和平的种子,使百姓免遭战争之苦,百姓生活从“流离失所”到“安宁祥和”。作品注重挖掘人物的内心世界,表现中华儿女的家国情怀。

与前面几部作品相比,由陕西省歌舞剧院创作、演出的原创舞剧《丝绸之路》更具象征性,该剧采用“不分幕无场次”的结构,以行者、引者、使者、护者、市者、和者等人物抽象地隐喻玄奘、鸠摩罗什、张骞、班超、蒙恬、卫青、胡贾、马可·波罗、解忧公主、王昭君,舞台设计充满现代感。由北京歌剧舞剧院打造的民族舞剧《丝路长城》以一小一大两条线索铺叙故事,“小”指的是边关普通汉民柳娘一家的悲欢离合,“大”则展现了唐太宗李世民开启胡汉互市、德化天下的治国大计,以叙事为手段,以情感为诉求。

舞剧《丝路长城》是根据同名京剧改编而来的。京剧《丝路长城》由国家京剧院与国家大剧院联合打造,汇聚了于魁智、李胜素等京剧名家,在传统京剧服装基础上新制戏装,颇具异域风情。《丝路长城》展现了打通丝绸之路给丝路沿线各国带来的福祉。

丝绸之路主题向来为戏曲界重视。除了京剧,秦腔也排演了具有地域特色的《丝路长城》。为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国家京剧院还创作了新编京剧《丝路长歌——大漠传情》,讲述了一队大唐丝绸商穿越大漠向中亚古国传递国礼,从而同心携手、畅通丝路的传奇故事。据悉,国家京剧院还将打造《丝路长歌——大漠传情》的姊妹篇《丝路长歌——沧海扬帆》,讲述海上丝绸之路上发生的传奇故事。

说起丝绸之路,就不能不提到张骞。西汉建元二年,张骞奉汉武帝之命,由甘父做向导,率领100余人出使西域,打通了汉朝通往西域的道路,史学家司马迁称赞张骞出使西域为“凿空”,即“开通大道”。国家话剧院排演的话剧《行者无疆》就是以张骞出使西域的故事为灵感,汲取《山海经》的神奇幻妙,聚焦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10余年的心路历程,展现他的家国情怀,通过梦境与想象,进入他丰富而神秘的心灵世界。

同样讲述张骞故事的还有歌剧《张骞》。歌剧《张骞》近30年前举行首演,2013年推出新版,分为5幕,讲述了张骞在出使西域途中遭受的种种磨难及传奇经历,其中还包含与匈奴公主阏云真挚的爱情故事,整部歌剧荡气回肠,充满人性的光辉与力量。广州大剧院邀请中外主创合作创作的歌剧《马可·波罗》采用中文唱词、英文字幕的方式,由伦敦科文特花园皇家歌剧院前歌剧总监卡斯帕·霍尔滕执导,德国作曲家恩约特·施耐德作曲,华人指挥大师汤沐海执棒大型交响乐队伴奏,云集中国、丹麦、比利时和英国等多国歌唱家。该剧彰显了丝绸之路沿线的人文风采,表达了世界和平发展的愿望,多国艺术家齐心合力的创作过程也与剧作主题契合。而歌剧《郑和》则把目光投向海上,以郑和七下西洋的壮阔史诗表现和平与交流的主题。

中央民族乐团策划创作的民族器乐剧《玄奘西行》以唐代玄奘法师西行取经的故事为线索,展现了丝绸之路上各国家和地区、各民族丰富多彩的文化,以及中华民族不畏艰险、执着进取的精神。有评论称,民族器乐剧《玄奘西行》对于加强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和地区间的文化交流,增进民族情感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除了丰富多彩的舞台艺术,以丝绸之路为主题的影视剧也层出不穷,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经过多年沉淀,日益发展成熟。此外,以歌手徐千雅演唱的《丝绸之路》等为代表的丝绸之路主题歌曲,更是为听众所喜爱、传唱。同时,丝绸之路主题美术、书法、雕塑创作,则为书画爱好者提供了另一种感受、体验丝绸之路的方式。

(本报记者  罗  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