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考古打开世界视野

2018-12-26来源:中国文化报

据初步统计,“十三五”期间,我国国内近30家各类机构开展中外合作考古项目40项,涉及亚洲、非洲、欧洲、南美洲的24个国家和地区,与30余家国外科研机构、博物馆、大学、基金会等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其中,赴国外开展的合作考古项目32项,外国考古机构在中国境内开展合作考古项目8项。

日前,国家文物局在北京召开“中外合作考古项目工作会”,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等科研机构、高校的代表参加会议,梳理、总结“十三五”期间已开展的中外合作考古工作进展情况和学术成果,深入探讨在推进 “一带一路”建设、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代背景下,中国考古学和广大考古工作者的历史责任与使命。

合作考古

助力“一带一路”建设

今年3月26日至4月14日,中国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和沙特国家考古中心组成的中沙联合考古队,对红海之滨的港口遗址——赛林港遗址进行了调查发掘,推断其繁盛时期大致在公元9世纪至13世纪。其间,出土了青铜砝码等海洋贸易的重要见证。

该项目中方负责人、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水下考古研究所所长姜波介绍,遗址出土的中国瓷器残片,包括宋元时期的莲瓣纹青白瓷与青瓷,以及明清时期的青花瓷等,是红海地区港口遗址考古中首次发现的中国外销瓷,为海上丝绸之路学术研究提供了十分珍贵的考古实物资料。

塞林港遗址考古项目是落实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沙特国王萨勒曼互访时达成重要共识的举措。合作考古顺民心、赢民意,近年来越来越频繁地被写入双边文件中,成为国家外交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和埃及卢克索孟图神庙考古项目协议在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见证下签署,中国和柬埔寨吴哥窟王宫遗址考古项目、中国和蒙古国古代游牧民族文化遗存考古项目、中国和吉尔吉斯斯坦纳伦州古代城堡遗址等项目均被纳入中国对外援助工作部署中。

以高端力量

聚焦学术热点

合作考古得到了参与国家的高度重视,中方机构以国家级和省级科研机构为主,其中包括12所高等院校;外方合作单位也多为国家级博物馆、科研机构、管理机构,或者是世界著名大学,如埃及国家博物馆、日本奈良文化财研究所、乌兹别克斯坦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柬埔寨吴哥古迹保护与发展管理局、沙特旅游与民族遗产总机构、美国匹兹堡大学等,保证了合作考古研究的高起点和高水准。

杨官寨中美国际田野考古学校是由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西北大学和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联合建立的目前中国境内唯一的国际性田野考古培训学校。自2010年创办至今,围绕高陵杨官寨遗址的考古发掘已经举办了8期暑期田野考古培训班。2016年至2018年,田野考古学校先后培训了来自中国、美国、英国、加拿大和波多黎各等不同国家和地区的40余名学员,取得了良好的教学成果,极大地促进了中外考古学理论、方法和技术的交流传播。

中外合作考古研究内容涵盖了人类起源和现代人起源,埃及文明、玛雅文明等世界古代文明考古,丝绸之路相关的重要港口遗址考古、古代族群考古研究、重要古城考古,佛教考古研究等诸多国际学术前沿领域和热点问题,并在科技考古、文物保护技术研发和人才培训等方面也取得了显著成果。

重大发现

让“中国声音”愈发洪亮

中国和蒙古国古代游牧民族文化遗存考古项目发现并确认了蒙古国境内的回鹘可汗陵寝和贵族墓园,首次发现回鹘彩绘壁画墓,极大地推动了回鹘考古学的研究进展,得到国际学术界的高度认可;中肯旧石器考古项目在肯尼亚发现了玛卡里亚等27处旧石器地点和一处石器制造场遗址,首次在巴林戈地区发现细石器,探索古人类“走出非洲”的奥秘;中孟毗诃罗普尔古城纳提什瓦遗址考古项目揭露出寺庙建筑、佛塔、道路、排水设施等大量遗迹,出土大量陶器,初步厘清遗址历史沿革,受到孟加拉国举国上下广泛关注……中外科研机构合作过程中,中国考古擅长的地层学、类型学研究方法,以及现代技术装备和科技考古手段、中方考古学家敬业和吃苦耐劳的职业素养给外方同行留下了深刻印象,也让中国考古学的理论、方法得到了国际同行的认同。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表示,广大考古工作者应乘势而上、顺势而为,牢固树立大局意识,进一步加强中外合作考古工作的学术性、计划性、主动性。同时,要充分发挥中国考古学理论、方法和技术优势,积极参与世界考古学热点研究和文化遗产保护国际合作,增强中国考古“走出去”的能力,在学科建设、人才培养、课题选择、制度保障等方面加大力度,为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维护世界文化多样性、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力量,谱写丝路文化交流的新篇章。

(本报记者 翟 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