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城群文舞蹈绽放别样光彩

2017-07-24来源:中国文化报

 

表演主体多元化,表演内容生活化,表演曲目重复度降低,原创节目更多

申城群文舞蹈绽放别样光彩

——上海市民文化节舞蹈大赛侧记

飞扬舞蹈队表演的舞蹈《异域舞娘》

黄艺芹 本报记者 洪伟成

上海爷叔“买汰烧”的日常生活被搬到了舞蹈《燃烧吧,蔬菜》里,活泼而形象;嘉定区安亭汽车城里的企业文化转化成了街舞《最炫汽车城》,时尚而活力四射……历时3个多月,2017上海市民文化节舞蹈大赛日前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进行了为期3天的决赛,广场舞、流行舞以及其他各类舞种同台竞艺、争奇斗艳,让这座原本属于国际一流院团的舞蹈殿堂,绽放出市民百姓多姿多彩的别样光芒,同时也点燃了申城群文舞蹈的遍地烽火。

172支团队挺进决赛

台上灯光汇聚,“民星”齐舞;台下观众一边叫好,一边争先恐后地将眼前的精彩画面用手机拍摄下来转发到微信“朋友圈”与君同乐。“比赛太精彩了,不仅有酷炫的街舞、热舞,就连广场舞也融入了很多时尚元素,完全不像传说中大妈扭扭腰的‘健身操’。”来自浦东新区的观众张成晨称赞道,“想不到普通市民也能跳得如此精彩。”

这是上海有史以来规模最大、舞蹈种类最全、参赛选手各年龄层全覆盖的一场群众舞蹈赛事,由长宁区主办,长宁区文化局、上海市群众艺术馆和上海市舞蹈家协会共同承办。自今年3月大赛启动以来,全市的舞蹈爱好者蜂拥而至,经过报名、各区初赛后,共有1000多支团队进入复赛,最终有172支团队挺进决赛,其中包括137支广场舞团队和35支其他舞种的团队。看到如此多的团队参与赛事,长宁区文化局副局长周薇甚是惊喜:“没想到上海的群文舞蹈发展得如此迅速。我感到整个舞台都散发着百姓对舞蹈的热情。”周薇笑着告诉记者,为了鼓励和支持市民参与,主承办方克服重重困难,让市民团队在决赛之际能登上国际舞蹈中心这一专业舞台,“也算是我们对市民团队的一份心意。”

酷暑挡不住申城市民对舞蹈的热情。决赛最后一天,气温高达36度。因参赛人数过多,舞蹈中心剧场容纳不下,只能临时在室外搭起了帐篷。在这样简陋的环境中,参赛团队仍抓紧时间做上台前最后的排练,他们表示:“能登上这样高大上的舞蹈殿堂,做梦都没想到,所以我们要在这里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示给观众。”

各舞团凸显自身特点

本次赛事令人欣喜地出现了不少白领团队,更有男子舞队和男女混合舞队。长宁区儒雁飞艺术团由一群各行业的女白领组成,她们曾将经过动作改良的太极舞跳到米兰世博会。这次她们更是把传统文化元素融入舞蹈之中,走出了一条独特的广场舞之路。松江区岳阳梦之鹿舞蹈团是决赛中最年轻的广场舞团队,平均年龄仅20多岁。人员流动大是这支团队面临的最大困难。为留住团员,岳阳街道文化活动中心主任周梅每场比赛结束后,都要一笔一划地给每个队员的单位写一封表扬信,以争取单位支持她们参赛。据悉,嘉定工业区在大赛期间还首开企业专场,共有70多家企业、近5000人参与赛事,由于白领团队颇多,迫使主办方特地为他们在周末举行了半天的专场比赛。

谁说舞蹈领域男不如女?“老男孩”在舞蹈赛事中挥洒出的生活热情让观众和评委们啧啧称赞。嘉定区爷爷级别的老男孩舞蹈团平日里以舞蹈为乐,队员们在日常家务中获得灵感,将做家务的动作编入舞蹈,演绎自己的平常生活。黄浦区半淞园社区文化活动中心“小苹果”快乐操舞队是一支男女混合的业余舞蹈队,多才多艺的队长马长明退休后把社区里的退休老人组织起来,“只为在舞蹈中找到快乐,在团队中找到家的感觉。”他说。

特地带着家人赶来观赛的朱先生收获满满,他说:“舞姿、服装、音乐、灯光、舞美都很专业,让人沉醉其中。看着他们跳舞,仿佛跟着他们在感受生活的美好。”

大赛评委之一、上海市舞协艺术室主任王源告诉记者,与以往的舞蹈大赛不同,普遍流行的广场舞今年在大赛中减少了,舞蹈曲目的重复度也降低了,各舞团努力凸显自身特点,出现了不少充满生活旨趣的原创舞蹈,传统文化及地域文化元素也广泛渗透于市民们的舞蹈之中。“比赛到后面,比拼的就是原创力了。”王源说。

舞蹈是最受群众喜爱的文体活动之一。近年来,上海积极推进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不仅为基层送去大量高质量的文艺演出,同时也为群文团队和市民百姓带去了专业的文艺指导员,逐步提升了百姓的文艺鉴赏能力和表演水平。本次赛事,上海市民自发组织了志愿者团队,使得如此庞大规模的市级赛事得以顺利进行。上海的群文舞蹈也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逐渐成长并焕发着勃勃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