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微信借书体验说起

2017-05-19来源:中国文化报

 

“借书人”北京书友微信群

借到的书都有塑封书皮并有爱书提示

前不久,朋友在微信里分享了一个最近引起公众关注的共享图书平台“借书人”。这是一个在微信端提供借书服务的公共平台,与以往常见的互联网借书平台要办会员卡、充会费,免费借阅但限时限量、过期缴费的模式不同,“不限时、不限量借阅,全国送书上门”“借书省时省力、比自己买书省事省钱”是这一平台主打的服务特色。

听上去不错,但是否真的靠谱,记者决定试试。首先关注“借书人”的微信公众号,在其微信界面可以直接找到借书按钮,随之便进入了选书界面,用户可以浏览新书排行、借阅排行或按类别挑选图书,也可以根据书名或作者搜索想找的图书。选好的书会被列入借书单,一些出版时间比较长的图书则需要等待系统24小时左右的审核,审核通过后会自动放入借书单。平台会按图书的定价收取一次性的服务费和押金,通常押金就是所借图书的定价,在图书归还后会全额退回,服务费包括送书的快递费和包装费等(按照起始价+押金金额2%的方式计算)。这意味着单笔订单借阅的图书越多,每本图书所含服务费就越少。记者选了3本书,下单后系统显示:部分图书需要采购,订单将于3日至5日内发货,押金是137.70元,服务费为10.75元。填写好收书地址提交订单并支付后就可以坐等收书了。

总的来说,借书的操作并不复杂,过程与在图书电商平台购书的流程大同小异,这对于熟悉网络购物的用户而言驾轻就熟。用户在读完所借图书后可将书寄回平台总部,但还书的邮寄费用需用户自行承担;或者也可以选择转借给朋友或同城的书友,让图书继续流通下去,为此“借书人”还建立了各省区市的书友微信群,选举了“省长”负责日常的信息沟通和书友活动等。此外,“借书人”还在开发手机App,拓展如“家庭图书共享”“取书人”等新功能。

从记者的使用和其他用户的体验反馈来看,“借书人”将服务定位于家庭用户,对于营造家庭的阅读氛围、推进全面阅读很有帮助。对于许多价格高昂的童书和收藏价值比较低的畅销书,通过“借书人”平台既可满足用户的阅读需求,又节省了家庭的开支和空间,更免去了跑图书馆借阅的周折。

“借书人”能否走得长远?这恐怕是许多持观望态度的人甚至是“借书人”的用户十分关心的问题。近年来,随着一些民营社会阅读机构和网络借阅平台的关停,能否保持服务提供的持续性和稳定性成为摆在民办阅读组织面前的重要问题。刚刚蹒跚学步的“借书人”也需要随着用户规模的不断扩大,尽快找到一条可持续的盈利之路。

不管这类机构的前景是否被看好,在公共阅读服务供给尚不完善的阶段,类似的社会力量的参与至少为满足群众多样化的阅读需求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并且成为了公共文化服务的有力补充力量。“借书人”的服务模式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新的启示。比如,“借书人”转借、共享、书友会等功能设置,跳脱了借书平台与用户的一对一关系,为用户之间搭建了交流共享的平台,使图书资源最大限度地被利用,这其中平台更多的是起到一种监督、保障的作用。其实这种理念在公共文化机构同样适用,据记者所知,江苏、内蒙古等地的公共图书馆领域已经开发并面向用户开放了转借、共享等功能。

此外,“借书人”的服务模式是构建在“信任”基础上的一次探索。一方面用户支付的借书押金并不采用第三方担保的模式,而是直接进入“借书人”公司的账户;另一方面,用户在阅读过程中如对图书造成损坏,其赔偿主要依靠用户主动支付合理的磨损费实现。因此,对于用户个体和公共阅读平台而言,双方的信用都是推进这一模式继续向前发展的要素。

当然,“借书人”还有许多需要改进之处,比如在此次借阅过程中,尽管记者前期已经清楚地了解到该平台的总部在黑龙江哈尔滨,图书的中转、维护和邮寄等都由总部来完成,对于收书日期已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从记者下单到真正拿到所借图书,全程竟历时20天。通过微信群的交流,记者发现经历过漫长借书过程的并非个例,足见该平台的工作效率还亟待优化。其实,就图书的配送费用与时间问题,“借书人”大可与物流业合作或找到相关的配送赞助,毕竟,随着用户数量的不断扩增,仅仅依靠平台自身的单打独斗也是不现实的。

(本报记者 王学思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