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第二届中国—中东欧国家文化遗产论坛

2019-04-19来源:中国文化报

打造人文交流“推进器”

日前,第二届中国—中东欧国家文化遗产论坛在河南洛阳举办。论坛期间,来自中国以及波黑、保加利亚、捷克、拉脱维亚、立陶宛、黑山、北马其顿、波兰、罗马尼亚、塞尔维亚、斯洛伐克等中东欧国家遗产保护领域的专家学者和相关政府部门管理者,围绕“世界文化遗产申报与管理、考古研究和文物保护”“文化遗产与城市发展”主题展开交流对话,分享各国遗产地的保护经验,共同探索合作的重点方向、领域与途径。

交流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经验

中国国家文物局副局长胡冰在主旨发言中介绍了中国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管理、利用的实践经验。他说,中国的世界文化遗产申报类型日趋多样,法律法规体系不断完善,管理体制及协调机制日益健全,保护状况显著改善,监测预警系统日臻完善,国际交流与合作日益深化,逐步探索出一条符合国情的世界文化遗产保护之路。他呼吁中东欧国家同中国一道,共同完善文化遗产国际协调联络机制,打造中国与中东欧国家人文交流“推进器”,推动中国—中东欧国家文化遗产论坛在“16+1”合作框架下,更好发挥文化遗产在文明交流互鉴中的积极作用,使文化遗产论坛成为跨国家、跨区域对话协商和友好合作的典范。

捷克文化部文化遗产保护司司长伊里·瓦吉奇纳尔介绍了捷克的世界遗产支持计划。这一计划由捷克文化部于2008年开始实施,旨在对捷克的世界遗产地和世界遗产的申报提供资金支持。据统计,2008年至2018年,捷克文化部的世界遗产支持计划为300多个项目总计拨款8000万捷克克朗。“这些项目绝大多数实现了目标,为捷克世界遗产地全面发展作出了贡献。尽管设立时间不长,世界遗产支持计划已成为利用政府资金促进捷克文化遗产发展的典范。”伊里·瓦吉奇纳尔说。

来自波兰国家文化遗产局的芭芭拉·弗玛尼克介绍,波兰已经建立了完善的历史遗迹保护体系。在法律文件《历史古迹保护和维护法》中,明确规定了古迹的保护目标、范围和形式。几十年来,波兰已形成了抢救、保护和保存文化遗产的传统,波兰考古和古迹保护领域的专业人士以其知识、经验和奉献精神闻名于世。波兰世界遗产中心的建立以及2017年在克拉科夫举办的世界遗产委员会第41届大会,体现了波兰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高水平。

认识城市遗址保护的特殊性

内塞伯尔古城是保加利亚唯一一处包含城市区域的遗产地。保加利亚文化部文化遗产、博物馆与艺术司的伊凡·科列夫介绍,内塞伯尔古城的管理和保护在不同时期都有变化。保加利亚曾经开展大量工作对古城进行保护和修复,也曾因对世界遗产地内的新建项目失去管控,导致其差点被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随后,在世界遗产委员会的监督下,内塞伯尔当局和当地居民对该遗产地的保护有了新方向:2009年,随着文化遗产法案的通过,内塞伯尔古城得到了考古保护区法令的保护;2015年,通过了新的保加利亚内塞伯尔古城保护体制,更新了不可移动文化遗产的状况并明确了保护机制;记录和拍摄未发掘的考古遗址、街景和中世纪教堂等;制作建筑、考古和文化遗产监控卡;分阶段拆除非法建筑;每年开展关于水下文化遗产的研究等。经过20多年的努力,内塞伯尔古城重获新生。

拉脱维亚的里加历史中心汇集了众多高品质的新艺术运动建筑和19世纪木构建筑,199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拉脱维亚国家文化遗产局里加地区司司长亚尼斯·阿萨瑞斯介绍,为降低项目开发给里加历史中心的遗产造成的损失,2003年通过了《里加历史中心保护法》,对里加历史中心及其缓冲区进行了界定,明确了予以保护的文化和历史价值要素,包括其考古文化层。2004年通过的《部长内阁规定》,针对里加历史中心及其缓冲区制定了更为具体的保护条款和开发项目的实施程序。

加强社区与文化遗产的联系

清华大学国家遗产中心高级工程师魏青以鼓浪屿为例,分享了世界遗产地以社区为核心价值的实践过程。魏青认为,遗产地所在社区是遗产保护和管理的基本单元,改善社区居民的生活水平有助于世界遗产实现可持续发展;而世界遗产保护对社区的可持续发展同样具有重要作用,参与遗产地的保护和管理是社区发展的重要途径,有助于提高社区的教育水平,展现社区的文化特征,促进文化发展与创新。

在立陶宛考纳斯,现代主义建筑不仅见证了历史,也承载着独特的记忆和特质。立陶宛文化部文化纪念与遗产政策司副司长卢卡斯·斯特拉瑟维切斯说,随着2022年考纳斯“欧洲文化之都”的开展,以及考纳斯现代主义建筑筹备申请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些遗产正逐渐恢复生机。卢卡斯·斯特拉瑟维切斯介绍了当地社区积极参与考纳斯现代建筑遗产保护和利用的行动,如针对考纳斯集体记忆的项目“考纳斯开放档案”,就是一个可以让当地社区居民发布城市故事、记录生活经历、捕捉过去点滴的开放平台。他认为,文化遗产和社区间的协同效应,能够激发人们去了解遗产并保护它们,加强遗产与社区之间的联系。

(本报记者  翟  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