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品点亮2017纽约亚洲艺术周

2017-04-01来源:中国文化报

南宋陈容《六龙图》卷(局部)

美国纽约时间3月9日至18日,纽约迎来了2017年亚洲艺术周。纽约亚洲艺术周主席拉克·梅森介绍,本届亚洲艺术周共有51家国际画廊和5家拍卖行加入,“强势参与的状态,明确了亚洲艺术周作为年度重点艺术盛会的稳固地位”。

据了解,纽约亚洲艺术周源自纽约画廊开放日活动,最早由16家画廊组成的画廊协会在每年3月推出。不同于常规的艺术博览会,纽约亚洲艺术周由坐落在纽约各个方位的艺术机构、拍卖行和画廊组成。

已进入第8个年头的纽约亚洲艺术周,吸引到纽约苏富比、纽约佳士得、纽约邦翰斯等五家拍卖公司。今年纽约亚洲艺术周总销售额高达4.23亿美元,其中拍卖成交额占4.06亿美元。而2016年,纽约亚洲艺术周的销售额仅为1.3亿美元;2015年为3.6亿美元。从销售额上看,本届纽约亚洲艺术周堪称史上最佳;而这一佳绩,不能不提到中国艺术品的巨大贡献。

藤田美术馆珍品领跑

当地时间3月14日,纽约正在遭受暴风雪袭击,纽约佳士得原定于当天举行的拍卖由于恶劣天气的影响而推迟一天。

在纽约佳士得发布拍卖延期的公告后,业内的质疑声音随之而来,也为这场拍卖带来了诸多不确定因素。但出乎意料的是,尽管风雪连城,拍卖当晚,佳士得位于纽约中城洛克菲勒中心的总部内却热闹非凡,其推出的“宗器宝绘——藤田美术馆藏中国古代艺术珍品”专场刷新了中国艺术品拍卖的历史,成交率为94%,总成交额高达2.62亿美元。

该专场包括6幅精美手卷,据卷上的藏家钤印和仔细记下中国皇室珍藏的殿堂级目录——《石渠宝笈》的记录,证明手卷原属清乾隆帝所有。这6幅手卷均创下佳绩:南宋陈容《六龙图》以4899.75万美元成交,北宋赵令穰《鹅群图》以2715.75万美元成交,北宋李公麟《便桥会盟图》以1763.75万美元成交,唐代韩干《马性图》以1707.75万美元成交,元代王冕《雪梅图》以867.75万美元成交,元代赵孟頫《洗马图》以453.35万美元成交,总成交额共计1.24亿美元。

在本专场中,还包括数件商晚期青铜重器。其中,青铜饕餮纹方尊以3720.75万美元成交,青铜饕餮纹方罍以3384.75万美元成交,青铜饕餮纹瓿和青铜羊觥均以2712.75万美元成交。据了解,这4件青铜器均为盛酒器,专家推测,方尊、方罍和瓿属于青铜器制作巅峰的殷墟时期,具典型殷墟早期风格和工艺特征,且体量较大,铸造精美;羊觥可能铸于南方,代表了商代长江流域的审美取向,出土的类似器型屈指可数。其中方尊和方罍均为礼器中较罕见的类型,充分反映登峰造极的铜器铸造工艺,而与青铜羊觥类似动物造型的觥距今为止出土也并不多见,数量上也是屈指可数。

佳士得中国瓷器及艺术品国际总监孟博瀚表示:“佳士得带来这样高质量的青铜器拍卖,已不是第一次了。对于商周青铜器的拍卖,以及其质量与来源的考察,佳士得颇有经验。”

据了解,此次专场也是纽约佳士得历史上保证金最高的一次拍卖。新藏家参拍此专场需要交纳1000万美元保证金才可领牌竞拍,并需缴纳200万美元入场费。同时,买家还要签署付款协议,包括付款日期等细节都经过严格商定,以保证公平竞价。

梅森表示:“如今的纽约亚洲艺术周已成为一项不容错过的年度艺术盛会,它所面对的人群也不仅是交易商,还有专业藏家、博物馆策展人、馆长,甚至包括室内设计师和对亚洲艺术感兴趣的爱好者。”

书画瓷杂表现可观

纽约佳士得于当地时间3月16日举槌的“玛丽·泰瑞莎·L·维勒泰亚洲艺术珍藏”专场拍卖同样取得佳绩,总成交额约为2535万美元,成交率按件数统计达95.3%,70%的拍品以超过最高估价成交。其中,全场成交价最高的拍品为一件明(16/17世纪)黄花梨三足圆香几,成交价为584.75万美元,是此前估价的近10倍。

在同一天,纽约苏富比开拍的“中国书画”专场同样取得成功,朱耷的《花鸟鱼果》以313万美元成为本场成交价最高的作品。在纽约苏富比于次日举行的“明:国风”专场中,一件蓝底白花牡丹花果纹大盘以217万美元成交,远超其100万至150万美元的预估。在当天总成交额为1134万美元的拍卖中,最高价的作品是一件甜白釉暗花缠枝牡丹纹梅瓶,这件估价230万至280万美元的拍品,最终以313万美元成交。

3月15日,纽约邦翰斯在“The Zuiun Collection”专场收获了95.71%的成交率,一件清檀香木权杖以预估价9倍的9万美元成为当晚价格最高的拍品。

北京拍卖行业协会会长、北京华辰拍卖董事长甘学军参与了此次藤田美术馆专场拍卖,他用“惊叹”来形容本场拍卖带给他的印象。现场的价格屡创新高,远远超过他的预期。“汹涌而来的中国买家、博物馆策展人以及收藏家让纽约艺术周以动人心魄的速度在各个种类销售中都取得了破纪录的成绩。”梅森说。

对于藤田美术馆专场创下的高价,业界态度不一。以陈容《六龙图》为例,有业内人士表示,《六龙图》的宣传用语与中国美术史并不相符。陈容确实是宋代的一位重要画家,但在宋代的画家群里,他并不是一流的,对中国画发展所做出的贡献也不是一流的。如果把陈容作品的价位定得太高,或许会影响宋代其他孤品的位置,比如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

甘学军不同意这样的看法,“价位是市场上最直接的标杆,从宏观上看,中国艺术品在国际范围内价格得以提升,是一件好事。”

然而,尽管在拍卖成交结果上亮点频现,“如果就此断言市场已经回暖,还为时尚早”。甘学军说,与往年相比,本次纽约亚洲艺术周除了拍卖会,其他活动如博览会、讲座、论坛等并不太多,在规模、形式、内涵上都出现了收缩,这也与全球经济形势尚存诸多不确定因素有着直接关系。“不仅是纽约,像英国伦敦、法国巴黎等地的亚洲艺术周都在缩小规模。”

与之相对的,是中国艺术品在国际舞台的价格攀升,以及中国买家愈发强劲的购买力。“中国艺术作品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这是好现象。从佳士得、苏富比的拍卖结果也可以看到,市场的根基在于不断发掘艺术的真正价值,这也是我们的艺术品市场需要借鉴的。”甘学军表示。( 静涵 李荣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