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典型做法和经验,发挥示范带动作用

2016-11-25来源:中国文化报

在创建过程中,各地都结合本地实际,对当前公共文化建设中的重大热点难点问题和前瞻性课题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形成了一批典型做法和经验,有些被上级部门在本省进行推广,有些被全国其他地方学习借鉴,很好地发挥了示范带动作用。

安徽省安庆市在创建工作中坚持试点先行,实施典型带动。在图书馆总分馆制推行上,率先在太湖县试点先行建立总分馆制,开设残障阅览室,将农家书屋图书纳入系统,实现县域图书一体化。之后及时总结经验,迅速推广,目前已在全市建立了通借通还的总分馆制。在文化设施建设上,在市区率先实施资源整合,不搞大拆大建,而是运用“腾笼换鸟”的方式,整合相当数量的公共用房改造建成文化馆、美术馆。各县(市)区借鉴市里做法,加快建设步伐,使安庆的文化设施大大向前跨了一步。在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上,在全市14个行政村试点建设农民文化乐园,目前已推广到256个行政村。先试点、后推广的做法使得创建工作更加顺利地开展。

深圳市福田区积极整合辖区文化资源,将各种文化要素分门别类,创新打造“3传统+3新兴+3特色+1平台”的十大文化功能区,包括主题文化馆功能区、图书馆阅读功能区、博物馆功能区、广场文化功能区、公园文化功能区、地铁文化功能区、现代戏剧功能区、公共艺术功能区、街道特色文化功能区和“互联网+”数字文化功能区(福田区文体事业公共信息服务云平台)。

北京市东城区以区域化创新合作理念,积极贯彻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建设,联手北京市朝阳区、天津市和平区、河北省秦皇岛市等11个市、区开展试点示范,打造“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示范走廊”发展联盟先行先试平台,合作互补、协同发展。通过编制专题发展规划,发挥公共文化示范区的辐射作用,放大示范效应,推动形成集中连片的公共文化示范区域,促进京津冀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全面合作、深度交流、整体提高。

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实施了“数字文化走进蒙古包”工程,目前,无线网络已覆盖边境线各苏木镇、嘎查村。同时在全国首创了“彩云服务——你看书,我买单;我的图书馆,我做主”服务方式,把图书采购选择权交还读者。

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拓展了农民文化素质教育网络培训学校服务的新途径,巩固提升“农文网培学校”示范项目建设成果,进一步加强学校内部规范化建设,开展适应群众需要的素质提升和实用技术培训,以“文化乐民”解决农村的和谐问题,以“文化育民”解决农民的素质教育问题,以“文化富民”解决农业的产业结构调整问题,从文化层面推进“三农”问题的解决,促进了农村经济社会协调发展。

河南省洛阳市作为全国唯一的农村互联网转型升级试点城市,通过在网吧内开设图书阅览、免费上网、计算机培训、文体活动等公共文化服务项目,使基层公共文化服务空间得以延伸、服务水平得以提升,形成了“乡镇网络文化服务中心+城区多业态经营”的成功模式。截至去年底,该市参与公共文化服务的网吧达205家。2015年,上网服务场所提供免费或低收费服务时间超过15万小时,覆盖人群40万以上。上网服务与公共文化服务融合发展的模式,有效弥补了基层数字文化服务空白点,也为互联网上网服务企业提供了新的发展机遇,实现了双赢互惠局面。文化部对洛阳试点给予了充分肯定,经验在全国范围推广。

四川省南充市坚持把文化惠民扶贫摆在突出位置,两年多来先后建成“1+6”村级公共服务中心430个(村两委活动场所和便民服务中心、农民培训中心、综合文化服务中心、卫生计生中心、综治调解中心、农家购物中心),按照“七个一”的标准建设村级综合文化服务中心501个(一个文化活动广场、一个文化活动室、一个简易戏台、一个宣传栏、一套文化器材、一套广播器材、一套体育器材),解决了贫困村文化活动开展难的问题。这些经验被写入四川省委、省政府《关于开展农村社区建设试点工作的实施意见》和省委宣传部文化扶贫方案,并在全省推广。

湖南省岳阳市将弱势群体的基本文化服务纳入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规划和实施方案,积极支持贫困地区挖掘、开发、利用民族民间文化资源,因地制宜开发传统村落、文创产品,建设文化遗产园区,举办文化旅游节会,让文化真正成为精准扶贫的重要抓手。

江西省新余市以“1+X+电商”模式活化农家书屋服务。针对农家书屋利用率低、效能不高的现状,在已有农家书屋功能基础上,文化部门联合组织部、农工部、邮政公司在全市37个乡镇408个行政村开展民事代办服务,按照每个村3万元补贴标准进行配套升级。在“升级版”农家书屋里,村民在看书阅读之余可以就近办理社保、医保、计生、农机补贴,进行话费充值、生活缴费,购买火车票、飞机票,还能通过电商平台销售农户产品,实现了“一站式”服务模式。

山西省朔州市大力提升乡镇综合文化站服务效能,全面推进设施建设、设备配备、队伍建设、活动内容、绩效考核“五统一”。建立了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专账管理制度,设立了农村文化建设专项资金,探索城市“结对子”援助乡村文化建设模式。

江苏省无锡市在图书馆总分馆建设方面闯出新路子。他们创新建立“三味书咖”城市阅读联盟,将公共图书馆开进咖啡馆、茶楼等社会营业点,由社会力量提供场地、设备和日常办证、借还和阅览服务,图书馆落实图书资源流转配送和业务培训,开创了城市公共阅读的“江阴模式”。

甘肃省张掖市坚持多元投入,破解西部欠发达地区公共文化服务融资难题,实施重大项目PPP、BOT等融资模式,鼓励支持社会力量以捐助设施、资助项目、赞助活动等方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山丹县通过“能人带动”,筹资3000多万元建设“乡村舞台”,新疆通惠建设集团董事长陈振国(张掖籍)捐款3000多万元修建高台县博物馆;国家级非遗项目传承人柯璀玲投资1400多万元建设了裕固族特色村寨。

同时,各示范区积极参加以“互学、互看、互评、互促”为主题的示范区区域文化联动活动,通过建立区域文化联盟等方式搭建了多层次、立体式、常态化的交流平台,展示创建成果、交流创建经验、共享创建资源。不少省区市文化厅局还在示范区创建城市召开现场经验交流会,组织参观考察,推广示范区的做法和经验,有力带动了本地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