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中西文化精粹 创绘画新视野

2017-10-27来源:中国文化传媒网

薛海涛出生于书香门第、收藏世家、艺术世家,是一位涉猎广泛、修养全面、极有天赋的画家。他既通工笔,又擅长泼墨写意;既工山水,又迷恋人物;既爱花鸟,又钟情走兽……在他的笔下,工笔花鸟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工笔人物呼之欲出,令人赏心悦目;山水画则大气磅礴,观之如置身其境。他的绘画极具多变,还常将工笔写意融为一体,且交替应用自如。

他的许多作品,在主体极工尽妍的描绘之外,有种泼彩、泼墨的释放之感,一静一动、一实一虚,使画面有了呼吸,意境也更为空灵,透出放逸与大气之美。在薛海涛看来,如今他所取得的艺术成就,离不开自己的艺术经历。

艺术家简介:薛海涛,字东方,1970年出生于甘肃省玉门镇,祖籍山西省运城。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中国画研究室研究员、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国职工电化教育中心艺术教育专家、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理事、中国工艺美术师、中国文物学会理事、中国收藏家协会理事。

薛海涛等比例绘制的唐代壁画作品《说法图》1

薛海涛等比例绘制的唐代壁画作品《说法图》2

出生于艺术世家 童年经历奠定坚实基础

薛海涛的曾祖父薛寿山是知名书法家、画家、雕刻家、古玩鉴赏家、收藏家,成功创办了家族企业“金玉满堂”。祖父薛满堂曾在故宫博物院任职,在艺术品鉴赏、雕刻、绘画、书法等方面造诣颇深,更是德高望重。

薛海涛5岁开始跟随爷爷练习毛笔字,8岁学习绘画,12岁练雕刻,16岁学篆刻,从小便饱受良好艺术氛围的浸润,更是在爷爷的严厉管教之下打下了坚实基础。谈到儿时的经历,薛海涛用“严苛”一词来形容。“我小时候着实没少挨打,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练毛笔字,爷爷规定每天写一个字,每个字要写100遍。如果拿笔姿势不对或不认真写,爷爷就会毫不留情地打手背。一天一个楷书字,一年360个字,一直持续几年。后来我才明白爷爷的良苦用心,书法是中国绘画艺术的基础,只有写好字,姿势到位,才能为后期学习绘画打下坚实的基础。”3年的时间,薛海涛对楷书、行书、隶书等都有独到见解。有了书法的基础,再学习绘画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从书法过渡到简单的勾线、白描,对薛海涛来说已经没有太大的难度。书法家梅湘涵表示,“书画同源”就是这个道理。直到现在,薛海涛都笔耕不辍,一直保留着练习书法的习惯。

12岁正是大部分同龄人玩乐的年龄,薛海涛却不得不放弃与同伴玩闹的时间,在爷爷的严格教导下开始学习雕刻。“雕刻首先要用石墨在石料上勾线,绘画是雕刻的基础,画不好必定雕不好。雕刻过程中要一边绘制、一边雕刻、一边修改,三者同时进行。”薛海涛介绍,雕刻和书法也是篆刻的基础,在掌握了雕刻的基本技法和力度后,薛海涛开始学习篆刻。

篆刻堪称方寸之间的文字艺术,书法是篆刻的根本,也是篆刻的先决条件。“印从书入,书从印出。”书法讲究线条、结构、章法布局,篆刻也同样如此。爷爷对薛海涛的艺术启蒙和学习规划环环相扣。

薛海涛的虫鸟篆,深得爷爷薛满峰的真传。虫鸟篆被称为鸟书或鸟虫书,是先秦篆书的变体,属于金文里的一种特殊美术字体。此书体常以错金形式出现,高贵而华丽,富有装饰效果,变化莫测、辨识颇难。其笔画作鸟形,即文字与鸟形融为一体,或在字旁与字的上下附加鸟形做装饰,多见于兵器,少数见于容器、玺印,至汉代礼器、汉印,乃至唐代碑额上仍可见。目前掌握虫鸟篆技法的人越来越少,爷爷对薛海涛寄予厚望,对其要求一直都没有放松过,爷爷说一定要把虫鸟篆这样优秀的传统文化学好、传承下去。

虫鸟篆的难度当属篆刻之首,随着学习的不断深入,薛海涛将《百家姓》倒背如流,在枯燥的学习中不断进步。他不负众望,在全国性的篆刻大赛中脱颖而出屡获大奖。“爷爷把毕生的技艺都传授给我,让我受益终身。”对于爷爷,薛海涛一直心存感恩。

自5岁开始踏上这条路,从书法到雕刻、到篆刻,天生聪慧的薛海涛不怕吃苦、勤于学习,善于思考,敢于探索,用实际行动完成了在各个艺术领域的一个又一个挑战。良好的艺术氛围、严格的艺术教育,为薛海涛在艺术上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薛海涛创作的中国工笔画敦煌飞天系列

耐得住寂寞 敦煌12年铸就雄厚艺术功底

1988年,薛海涛如愿考进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陶瓷专业,5年后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自告奋勇前往甘肃的敦煌工作,工作的主要内容是壁画修复。

壁画修复是一项以旧复旧、细致繁琐的工作,其涉及到的专业知识也比较广泛,包括水质、土壤、物理、化学、光谱等都要了解。在修复某壁画前,需要做一个完善的修复方案,比如,壁画所绘制的朝代,破损程度的鉴定,当时所使用的材料;初步的修复意见,评估预算;修复的理由、历史价值及意义;以及有可能遇到的困难,如修复所使用的工具材料等。然后着手研究壁画上最原始的主体材料,对土质成分的化验,包括壁画单位面积的颜色与色卡的比对,其面积更是小到以毫米来计量。“这是最典型的慢工出细活。每次修复都要为下一个修复环节打好基础并做好衔接工作。在壁画起甲的位置,我们把那个部分的图案手绘下来,再用研制好的原材料一点点绘制复原。”薛海涛介绍。“我主要负责壁画的起甲和剥落,通过查阅各种资料去弥补剥落的内容、纹饰、颜色等。”修复壁画的人数根据壁画的实际大小及难易程度来决定,少则3个人,多则五六个甚至更多的专业人员来完成。修复中最有挑战性的就是顶棚部位的壁画,修复人员需要躺在脚手架上工作,一脸的灰……

上世纪90年代的敦煌,一年有三个季节是在漫天黄沙中度过,“工作之余比较枯燥乏味,我们每个班组只有一个收音机,阅览室的书都被翻得破烂不堪,偶尔打打扑克。”冬天的敦煌非常寒冷,为了能喝上热水取暖,甚至要给暖瓶穿上一层“棉衣”。薛海涛调侃道:“当时西红柿、黄瓜只有做梦才能吃到。”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下,薛海涛一呆就是12年。

敦煌的领导时常鼓励他:“敦煌虽然苦,但给你留下了很多学习的时间,不要虚度光阴。”对此,薛海涛铭记老师的谆谆教诲,打起精神用闲暇时间来学习。

敦煌有历代壁画5万多平方米,包括敦煌莫高窟、西千佛洞、安西榆林窟共有石窟552个,是我国乃至世界壁画最多的石窟群,内容丰富,涉及佛像画、山水画、器物画、花鸟画、动物画等多种题材,在结构布局、人物造型、线描勾勒、赋彩设色等方面系统地反映了各个时期的艺术风格及传承演变,也体现出了东西方艺术交流融汇的历史面貌,其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都弥足珍贵,被列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12年里,薛海涛每天都和这些壁画打交道,用他的话说,当时的工作就是“面壁”。他参与修复的壁画大概有190多幅。“一件事物若无奇特之处,则很难吸引人去探索。敦煌的每幅壁画背后都有故事,现有的文档资料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其细节还有很大的推敲空间,待后人继续挖掘、探索。薛海涛用一“奇”字来总结敦煌壁画的精髓所在,并将自己参与修复壁画的手抄稿用白描的方式等比例画下来,还备注所有的细节。甚至把别人修复的壁画也用这种方式保存下来,共计百余幅。

“如果说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学习让我学会了走路,那么在敦煌工作的12年就让我学会了跑,更扎实地扩充了我的综合艺术素养,诸多美轮美奂的敦煌壁画精华,让我对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壁画艺术有了更全面而深刻的理解,这对我的绘画技艺和以后的创作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可以说我目前创作的70%都归功于敦煌壁画,没有当时的磨砺,就没有我现在的艺术创新。”薛海涛感叹。

薛海涛创作的中国京剧超写实人物油画系列

出国留学深造 将中西绘画技艺融为一体

2005年,薛海涛回到北京工作。勤奋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回北京的第二年,薛海涛获得一个到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深造的机会。“当时符合条件的有37人,只有5个名额。”薛海涛介绍,但必须要通过考试。因为自己在敦煌的学习,他很幸运地被俄罗斯圣彼得堡油画专业录取,攻读研究生。“其实报考油画专业是受到了我大学期间孙主任的启发,他曾对我说,工笔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国粹,而未来有条件,一定再去学习西方的油画,将西方油画的技艺和我们工笔融合,才能开创出自己的一片艺术天地。”薛海涛坦言。

薛海涛不忘老师的教诲,积极学习探索西方的艺术形式。结合多年学习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经验,最终开创了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形式。他认为,西方的超写实油画,在须发上表现不出来的地方,运用工笔的手法可以恰到好处地融合。此外,要将动物或人的机体、服饰等质感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其关键因素就是对颜色的把控。“西方的色彩学和中国工笔画的色彩学不同,整体嫁接肯定行不通的。”薛海涛在工笔画色彩学的色调基础上,将敦煌的重彩和西方油画加以融合,其作品有了让人耳目一新的效果却不突兀。他坦言,为了做好色彩的融合与过渡,他在三四年的时间里尝试性地画了200多幅作品,包括人物、风景、动物及人的须发,人体的小汗毛挂着的水珠等。为了探索色彩的融合,薛海涛甚至自己调制颜色,用坏了五六百支笔,最终找到一个合适的分寸来把控画面中的色彩。“一方面,我将在敦煌学到的东西巧妙融合到西方艺术中,另一方面则是通过技法来融合。”

在薛海涛看来,西方的绘画是以科学为基础的绘画。“达芬奇画蛋”的故事众所周知,薛海涛表示,在俄罗斯留学期间,导师曾要求学生以每小时为一个区间时区,从早到晚连续画了一个星期的蛋。大部分学生最初还兴致勃勃地画,但画一个星期,能坚持下来的人越来越少。最后,薛海涛的作品和画画的态度打动了导师。“在我看来,细节的处理至关重要,世间万物都是通过光体现出来,我把暖光、冷光、逆光等各种光线下蛋的形态都体现出来。”薛海涛解释。

看起来粗犷、魁梧的薛海涛,骨子里却细腻、敏感。他始终认为细节决定成败。“我细腻的性格也决定了我绘画艺术的方向。尤其是我在敦煌的磨砺,当年严谨认真的工作态度影响了我现在的艺术态度。”小时候被严格管教,大学期间恩师的引导,在敦煌艰苦扎实的工作,到国外的艺术深造……都对薛海涛的艺术创作产生着决定性的影响。

作品是一个人技艺、才华、时间、精力的浓缩。薛海涛在传承中国传统优秀文化精髓的同时,不拘一格,结合自己多年在敦煌的工作经验,巧妙融合西方绘画的技艺,创作出了一幅幅自我语言鲜明、体现当下时代面貌和精神的艺术作品。薛海涛表示:“不管绘画方向如何发展,我都是人民艺术家。”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与学养的积淀和对艺术的不断追求,薛海涛的艺术前景广阔。

据了解,今年9月,薛海涛创作的油画作品《敦煌飞天》,长39.9米,宽3米。这幅巨作将于2018年元旦在联合国和平艺术节展出。为迎接2019年北京园艺博览会而创作的《万紫千红》长20.19米,宽1.2米,以各国名花为主题,共包括697种名花,运用工笔、西方油画的色彩和敦煌的重彩呈现。此外,薛海涛还将用油画的超写实的手法体现80版的《西游记》人物,目前正在拟稿。

专家点评   

贺龙体育基金会主席 贺晓明

薛海涛老师创作的两幅超写实油画《贺龙师长》《贺龙军长》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写实、传神地描绘贺龙题材的油画作品。贺龙师长驾驭白马,手持望远镜,笑容可掬。仰视角度取景,自然烘托出成为开国元帅的贺龙与延安宝塔山比肩的气势,寓意革命理想高于天,对胜利与前途充满自信的义理。薛海涛老师的超写实绘画技艺表现非常得当,简直把我父亲画活了。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所所长、教授 周孝正

画品是最不能讲大道理的,但画家的追求与目的却能深入人心。成教化,助人伦,薛海涛先生的作品却能起到美育的作用。

法国国家美术家协会主席 米歇尔·金

薛海涛先生的作品以甘肃敦煌壁画和山西永乐宫壁画画风重新演绎。画风雄放细腻,重彩分明,点画之间以缺落为美,人物与景象虚实相生,又用状如兰叶或状如莼菜的笔法来表现仙人们的衣褶,加大了飘动之势。

书法家 农奴

海涛作品给人的视觉冲击,不只是物象超写实的逼真一丝不苟,且色彩的厚度、深度、亮度与温度,充分承载着光的神奇力量,冲击着每一根神经。宛若醍醐灌顶,甘露滋心,他的油画技术信手拈来,烂熟于心,同时,薛先生精神宽广干净。他对历史、对社会、对人性有着深度的思考与关怀,故而每一幅作品充满精神高度与美学妙境。与其精神浪漫不同的是,他的生活与工作态度十分严谨,以致每一幅作品不容一丝瑕疵,完美无缺。勿庸置疑,他的艺术品格与杰出才华,必将为人间留下不朽神笔。      

作家 杨道金

薛海涛画家具备了文人画之四要素:第一人品,第二学问,第三才情,第四思想,他不仅具此四者,而且才能完善。特别是薛海涛的《朝元图》除了图画中人物服饰冠戴华丽辉煌,衣纹多用吴道子“莼菜条”线条,紧劲贯气,用笔劲健而流畅,既含蓄又有力度,衣带飞舞飘逸,犹如满墙风动,充分发挥了线条的高度表现力。家庭的价值观和家庭文化,是薛海涛的生命基因,对艺术的孜孜追求,是薛海涛的人生修养,使他不仅拥有了文人画的四要素,而且还养成了社会责任感和国家使命感。几十年来,薛海涛内心充满着无私奉献精神和爱国情怀,是一般画家所不具备的。他的艺术创作是要把观念纳入形象。他的每一幅画都努力概括着人生和社会哲理。他想研究更多画法,以此保持自己独特的艺术魅力。

原文化部音乐高级评委 中国东方歌舞团流行乐团原团长 鲍冀鲁 

在薛海涛的作品中不光可以感受美,同时有一种震撼。大自然的无穷魅力是取之不尽的,薛海涛崇尚自然生命,为艺术创作他把心身融入大自然,阅读万物、聆听天籁与山水、花鸟及一切生物相恋,感悟生活的实意,可以说将作品画活了,画到人心里去了。如果说音乐是上天给人类最大的礼物,那么绘画则是人类给上天最丰富的回报。看薛海涛的作品有一种仙乐飘然而至的律动感,实是一种画面与音乐的巧妙交融! 

英联邦成员国(53个国家)中国副主席 那媛

英国收藏家史密斯、蒙古国收藏家巴特、南非收藏家等知名人士十分关注薛海涛每一幅新创超写实油画作品,并以收藏其作品为荣。这说明了薛海涛在国际上已有相当高的知名度。

资深媒体人、原人民日报海外版编委 刘鲁燕

薛海涛13年来每天夜里12点到凌晨4点作画让人喟叹,真正的艺术家在寂寞中熔铸,优秀的艺术在世俗中沉吟。夜里创作看似寂寞,心境却远离世俗。那种静夜思的意境取舍当是有什么样的心境就有什么样作品的前提。

《收藏界》传媒集团董事长 高玉涛

薛海涛创作的超写实油画原创作品《盛唐女诗人薛涛》,油画作品中的薛涛是中国唐代著名女诗人。在近期创作的薛涛画像中,女诗人背景线装书的安排衬托出她藏书与诗境的协调与相映,博学善思,三百多首诗词的文化基础与沉淀,给观者以深刻的印象。薛海涛的油画作品完美地把东西方的绘画技法巧妙结合在一起,淋漓尽致!

澳大利亚华裔收藏家 陈建辉

薛海涛老师是一位涉猎广泛、修养全面、极富有天赋的画家。既通中国工笔画,又擅长西方超写实油画。一方面他沉浸于和历史的对话,对复原古代人物壁画情有独钟,另一方面他又纵情于山水和花鸟,在人与自然的对话中扎扎实实践行自己的艺术理想。他融汇古今中西绘画技法再加上自己的领悟,追求工笔与写意两种画法的相映衬。他笔下的中国工笔人物、动物、花鸟,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他的超写实油画中的人物、静物、动物、风景更是呼之欲出,令人赏心悦目,观之如置身其境。

用艺术的方式与动物对话

薛海涛创作的超写实油画 《速度与激情》系列

薛海涛的超写实油画使他的艺术独具特色。精益求精是艺术家一直以来所坚持的艺术态度。薛海涛画人物、山水、花鸟、走兽等各类题材都手到擒来,尤其擅长丝毛类动物,他将自己纯熟的工笔技法与西方的油画技艺相结合,刻画出富有微妙变化的动物皮毛。眼睛更是其创作对象的重中之重,对于眼睛中流露出的那种“神”,他下足了功夫。“这样,才可以真实表达动物各种不同的神韵。”薛海涛说。他创作的动物和人物都栩栩如生、生动传神,深受各国藏家青睐。

薛海涛表示,在俄罗斯的学习经历让他受益匪浅,其对人物与动物创作的把握就受到当时的影响,“当时我们的第一节课就是人体解剖课,画画首先要了解人或动物的基本骨架结构和肌肉的组织分布。只有这样,就算是画长有厚厚皮毛的动物或者身着不同服装的人物,都可以将其结构表现得更加精准。”

动物画的创作比较特殊,想画好动物,要了解它们的基本生活习性和脾气性格,观察它们的喜、怒、哀、乐包括苦痛等各种不同的感情色彩和神态。还要了解其在行走、奔跑、跨越、躺、卧等各种动作中的动态,薛海涛通常是以素描速写的形式记录下来。他表示,动物也有感情,要画好它,还要知道它在想什么,这就是和动物的沟通和交流。

在薛海涛的动物画中,画得最多的还属猫科动物,如老虎、狮子、猞猁、豹猫等,犬科动物中他最钟情于狼。艺术家是纯粹的,纯粹到可以与动物共住一室。这更加方便他近距离观察、了解狼的生活习性和情感。“我们总认为狼是比较冷峻无情的动物,但实际上它很细致,会察言观色,它能读懂你的情绪。狼还是很情绪化的动物,当它发怒时,上颚会裂开。猫科动物发怒时,眼底会由正常的白色变为蓝色。”正是因为这些细致入微的观察,让薛海涛对动物的描绘更加细腻、生动。

随着创作的不断深入,薛海涛的写生地点从北京动物园、沈阳狮虎园逐渐转移到可可西里、玉树,而对他触动最大的是去非洲的安哥拉写生。在那里,他发现野生和圈养动物的生态完全不同。“在安哥拉草原上狂奔的那些角马、猎豹、狮子的神态、动态更具魅力,更有生命力。安哥拉之行对我的创作风格有了很大的改变和影响。”薛海涛在刻画安哥拉的动物时,其身上的每一根绒毛,包括眼睛的玻璃球晶体都能清晰到位地呈现出来。多年来,薛海涛以其纯熟的技艺和独特的手法已经创作出《速度与激情》系列作品,目前已经创作到《速度与激情》(1-18),并得到业内人士的肯定。

标签: 责任编辑:崔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