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文化共享工程山东东平县沙河站镇前河涯村基层服务点管理员吴岳

2013-09-26来源:国家数字文化网

文化微尘:诠释爱心的精神符号

——记文化共享工程山东东平县沙河站镇前河涯村基层服务点管理员吴岳

吴岳 正(中)在田间向农民发放农科资料

沙河站镇前河涯村是山东省泰安市东平县一个普普通通的村,可自从2009年以来,村里流行起一个词——“文化微尘”。

蔚衍清是前河涯村的一位村民,2008年以前家里主要靠种玉米谋生,可是一场突乎其来的美国白蛾病虫害,使得他家种的玉米都长了病虫害。虽然省里专门开发了山东省文化共享工程防治美国白蛾专题数据库,但是美国白蛾实在来势太凶,当他看到防治美国白蛾专题数据库中提到的灭蛾方式方法时已经为时已晚,玉米早已被吃的精光,损失非常严重,一家人十分难过。第二年,他放弃了种植玉米,借钱搭了大棚种植大棚西瓜,天天盼着西瓜成熟后卖个好价钱,能让自己家摆脱这种揭不开锅的困境。一天早上起来,他发现种植的大拱棚西瓜叶子开始发黄,他向其他村民请教后,按常规方法在小范围进行试验防治,增施叶面肥提苗复壮,结果喷施叶面肥后的第二天,三个大拱棚里的西瓜叶子全蔫了,全家人顿时如五雷轰顶般傻了眼。

当时文化共享工程东平县沙河站镇前河涯村基层服务点的管理员吴岳,正巧骑着自行车带着文化共享工程流动放映设备去村里广场放计划生育视频,他看到蔚衍清呆若木鸡的表情后停了下来,了解了相关情况。得知事情来龙去脉后,吴岳在第一时间与东平县文化共享工程支中心取得联系。在村里放完计划生育视频后,天气突然转阴下起暴雨。吴岳的家人知道通往广场的路下雨天不好走,多次发短信嘱咐他安安全全地回家吃饭,可他已经与县级支中心约好了过去搜集关于种植大棚西瓜的文化共享工程资源。当吴岳骑着自行车路过自家门口时连口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家人看到自己。由于道路泥泞,他在路上狠狠地摔了一跤,全身都是泥,可硬是坚持骑着自行车迎着暴雨来到县级支中心。在县级支中心查阅相关资源后,才知道蔚衍清是因为叶面肥用过了量把瓜叶烧了。他立即把视频刻成光盘,原路返回送到了蔚衍清家,让他按照视频上的方法清洗瓜叶并在小范围进行试验。没两天,瓜苗的叶子又恢复了正常,而吴岳却因受凉发烧好几天。西瓜收获的季节到了,一个个西瓜又甜又大,蔚衍清高兴得合不拢嘴,逢人便讲:“真是跑破脚板皮,不如光盘放一放。”这件事吴岳没有给任何人提起。可是文化共享工程东平县支中心的工作人员却看在眼里,把此事告知了村委。好事渐渐传遍了整个村子,蔚衍清得知事情的全部经过后,写了一封感谢信送到村委会,村里送给吴岳一个外号,叫“文化微尘”。可当别人向吴岳提起这个昵称时,他每次都指着身边的一台台用于开展文化共享工程服务的计算机和电视机说道:“这些才是咱村的文化微尘啊……

前些年,前河涯村与山东沿海地区的村子比较属于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村子,个别农民外出务工,只能将孩子留在家里由老人或亲戚监护。吴岳负责的这个村基层服务点,还经常帮助村子里的留守儿童。吴岳常说,鸟有巢,人有家,家才是亲情的港湾。可现实生活中仍有少数孩子远离那温馨的港湾,得不到与其他孩子同样的爱与温暖。缺少父爱母爱的孩子,如果不能及时地给予爱心,他们会因缺少亲情而陷入深渊。因此,我们应该多给他们一些关怀。每逢节假日,吴岳便组织村里的留守儿童和儿童监护人一起收看文化共享工程影片,渐渐地吴岳和他这个文化共享工程村基层服务点,成了孩子们最好的伙伴和去处。一天,有个孩子在看完电影后哭了,说是想爸爸妈妈。吴岳安慰了孩子之后,向孩子的爷爷要来在济南打工爸爸的手机号并进行了联系。接着,吴岳带着孩子和爷爷来到村基层服务点,打开计算机等待着父母的出现。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半小时后,当孩子的爸爸在距离打工地方不远的一处公益上网场所——山东省图书馆公共电子阅览室打开计算机,从屏幕上出现的时候,孩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爸爸,我想你!”

孩子们喜欢跟大人学,也跟着称吴岳叫“文化微尘”。在“文化微尘”呵护下,孩子们健康、快乐地成长。现在的前河崖村在党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和小康建设社会春风的吹拂下,实施了农业标准化生产,正被建设成为东平县南部最大的生产资料批发市场,留守儿童越来越少,但“文化微尘”照顾孩子们的事迹却始终是留守在村民心中的一段佳话。

文化如水,滋养万物。时间久了,全村掀起了学习“文化微尘”的热潮。,数以百计千计被“文化微尘”感染和影响的人们如同雨后春笋般加入到“文化微尘”的行列,成为一位位新的“文化微尘”。2010年的一天,一位老年人拄着拐杖颤巍巍地走进东平县红十字会,掏出200元钱交给工作人员。老人说,他家住前河涯村,今年70岁了,白天儿子、孙子都上班,自己就独自一人到村里文化共享工程基层服务点公共电子阅览室找工作人员帮助自己上网。玉树地震之后,他通过村基层服务点的电视机,看到那么多人在为玉树奋斗,很感动,也想尽自己的一点力量。老人说,当天早上,他拄着拐杖,走了一上午才走到县红十字会。这点钱微不足道,但这是我的心意。当工作人员给老人开收据时,他连连摇手说,“我要向文化微尘学习,不留名字”。像老人这样捐款不愿留姓名的人还有很多。一位来捐棉衣的孕妇说,因为家里有很多棉花和布,本来她缝制了一些棉衣想送给边远山区的孩子,但是从村文化共享工程基层服务点看到现在玉树的孩子更需要,于是就改变主意把棉衣捐给玉树的孩子们。这位女士同样不愿意留下名字。还有一位来红十字会捐款老人,说他孙子在烟台龙口一个社区打工,从定期播放的文化共享工程节目中,看到播出玉树灾区的内容时,捐了1000元,还给他打电话。“这不,今天我也来捐款了。”老人随之掏出100元钱捐了出来,别人让他写下名字,他用发颤的手写下四个字:“文化微尘”。

在前河涯村,“文化微尘”正在凝聚更多的爱心,“文化微尘”已经超越了一个名字的称谓,它是一个通过文化共享工程获益并不留姓名无私服务、无私奉献的群体,一个诠释爱心的精神符号。长期伴随在“文化微尘”身边的是一台台用于开展服务的普通计算机或者电视机,而无私奉献却成了他们永恒的追求。掌声在身后,鲜花在远方,“文化微尘”永远在路上! (文化共享工程山东省分中心周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