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起袖子,认真做好博物馆公共文化服务

2017-05-05来源:中国文物信息网

近期,党和政府密集发布了加强公共文化服务的政策和文件,这体现了党和政府对广大人民群众文化权益的重视,也彰显出文化在当代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博物馆是公共文化服务的重要基础性设施,在保护物质及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传播科学知识、加强民众文化认同、激励文化创新方面发挥着积极作用。现在我国有4692座博物馆,每年举办各种展览2万余个,博物馆观众将近8亿人次,公众参与博物馆文化活动的热情日渐高涨。2008年博物馆免费开放打开了博物馆的大门,2017年3月1日实施的《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则为博物馆进一步发挥“为社会和社会发展服务”提供了制度保障,助力博物馆驶入新的发展“蓝海”。

博物馆在提高优质公共文化服务方面有许多事情要做。当前我国博物馆多位于东南沿海地区和大城市,西部地区和欠发达地区的博物馆还是不多,县乡级博物馆也大有发展空间。另外,非国有博物馆近年来数量增加很快,但在提供公益性、基本性、专业性的公共文化服务上还存在一些体制及专业能力的障碍。借《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实施的春风,我国的博物馆在观念、设施、文化项目和管理水平上可以迈上新的台阶。

博物馆建设应考虑公共文化服务要求,重视基层博物馆建设,采取多种创新措施,让广大民众切实享受到博物馆的文化服务。博物馆馆舍可以建设新馆舍,可以利用当地的历史建筑或闲置空间进行改造,也可以与基层文化中心合作建设。基层博物馆建成初期,其藏品和业务基础较薄弱,可以采取当地大型博物馆支援基层馆的方式,组织适合基层博物馆所在社区发展需求的展览和社会文化活动,既让社区居民就近参与博物馆活动,也可以为基层博物馆培养专业队伍,构建藏品体系。如20世纪60年代,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安那考斯提亚邻里博物馆就是利用当地闲置的电影院改建,由史密森学会负责组织提供博物馆展览等社会文化活动。

博物馆公共文化服务需要服务标准和质量体系作为制度保障。笔者注意到,在保障公共文化服务的相关文件中,对博物馆设施的建设和博物馆服务标准缺少明确的量化说明。同时,有关文件也规定要制定服务标准、质量评价体系和相关管理制度。笔者建议,博物馆事业主管部门应加强对博物馆建设标准的研究,尽快制订博物馆建设指导意见。如可以建议一定居民数量的行政区域建设一所博物馆。如英国早在19世纪中期,就要求有万名居民的城镇建设博物馆和图书馆,又如近年来北京市城区建设了多所社区博物馆、街乡博物馆;要鼓励专业力量较强、藏品资源丰富的博物馆支持新建基层馆,探索博物馆“中心馆+分馆”的管理模式,“枢纽馆+外围馆”的协作模式等。另外,应尽快制定博物馆公共文化服务指引、博物馆公共文化服务质量标准、服务考核评价制度、公共文化服务定期公告等制度,保证博物馆公共文化服务的专业化和标准化。

博物馆公共文化服务的内容应是鲜活生动有教益的。博物馆要改变“馆藏文物打天下”的晾宝做法,深入发掘馆藏品的历史、文化、艺术、民俗、工艺、信仰等多维度内容,把展览与文化传统和现实需求结合起来,制作有知识、有观点、有感情的展览,使观众对展览有共鸣、有思考、有激励。博物馆展览内容要具有包容性,要让亲子、多代、师生等包括不同背景观众的群体在展览情境中展开互动。博物馆还可以利用数字技术和社交媒体工具,鼓励公众参与到博物馆公共文化服务的内容建设中来,如开放馆藏品信息资源,鼓励公众对馆藏品相关信息的补充和优化,鼓励公众在馆藏品信息基础上生成新的解读方式,把馆藏品资源与文化创新结合起来。

应加强博物馆公共文化服务环境建设。如果说馆舍与展览是博物馆公共文化服务的“硬件”,环境建设就是博物馆公共文化服务的“软件”。环境建设包括空间环境、心理环境和情感环境。博物馆要引导公众形成正确、健康的博物馆公共文化服务的行为规范,秉持适宜的利用博物馆公共文化服务的态度,尊重其他观众利用博物馆公共文化服务的权利。为此,博物馆要尊重观众,充分利用科技方法和环境疏导等“隐形手段”,提高博物馆一线服务人员的人性化服务意识,减少强制性管控手段,用博物馆人的真诚热情感动和影响观众,让观众“宾至如归”,感受积极的文化服务体验。